sitting sun

´_>`

保护太太们

庄园最皮渔夫:

纪羡:

扛起螺丝就咦扛不动:

还请尽快转发,能通知就通知能告诉就告诉,不要去举报也不要去骂,保护我方太太,现在不是分散的时候,尽量多扩散,让他们都知道,也别管是不是对家拆家逆cp,能保一个是一个,自己在圈子里随便吵没关系,但是圈子都没了你去哪边吵,对吧
我的tag不够多,也不知道其他的,如果可以的话转发的时候也加上你们喜欢的tag,这样能扩散的更快
别去关注他,也别搭理他,放着他晾着他,微博能注册一个,就能注册无数个,过多的关注只会引起反效果,疯狗谁都拦不住,不去躺河水自然就掀不起水花
忍住了憋住了,把手管好把嘴闭严,不要管他,没有人会去听会去看,他们只会更加洋洋自得,因为他们终于有机会搞死那些比他们优秀的人了,而且可以理直气壮的站在正义和道德的制高点,多好的机会,谁能不想抓住呢〔笑〕〔狗头〕

道德是个好东西,但是他们没有,缺钱缺爱缺心眼都还有得救,缺德就真的没办法了

稳住,我们能赢

国际亲吻日(咕哒子乙女)一

ooc,文笔差,是咕哒♀

有恩奇都,旧剑

避雷,勿喷

啊啊,又是那个节日了呢...

去找他吧?现在的话,一定没问题的!

怀着这样一种期待的少女,坚定地向某个从者的房间走去

————————————————

恩奇都:

少女推开房门,绿发秀气的从者在窗前,沐浴着迦勒底制造出来的暖阳,仅仅是这样一般的人造环境,那位从者也仿佛天仙一般游荡从中,被缥缈的雾气围绕着,明明看起来不可及,然而又是最亲近的人

这就是心动的理由啊,那位年轻的御主想,琥珀色的透亮的眼眸盯着你时,真的还能好好思考吗?

“Master?”那位气质如仙子般的从者发问了,意识到自己盯了对方好久的少女立即转回思绪,想起自己此番前来的目的

“小恩,其实今天来我是想和你说一件大事。”看着御主坚定而又严肃的眼神,古代并且也十分安静地等待,或许是战斗的安排吧——

“我...你可以亲我一下吗?”少女脸上的严肃最终被红晕覆盖,神色慌张,不知所措的样子很可爱

“可以哦,master。”恩奇都笑着说,头微微一侧,长长的绿发散落在肩上,臂上

“呃...那个...是、是国际亲吻日啦!不...我没有别的意思!”接到肯定回答的御主并没有松一口气,而是十分慌乱

毕竟对面可是那个啊,那个自己暗恋了许久的从者,自己总是强调他不是兵器而是朋友,但说出那些话时,心里总会有些空空的地方,仿佛在提醒着,甚至是呐喊着——“还不够”,少女的头深深地低了下来,似乎在害怕什么

——如果那位仙子,知道我这只平庸的青蛙因为自己的私情而利用节日来满足,会很唾弃吧?

想着这些的同时,少女也不忘瞄一下对方的表情,发现恩奇都在听到御主说国际亲吻日时眉头皱了皱

“只是因为这个节日的话,我没有任何问题,我不过一介兵器,master您尽可毫无顾忌地使用。”

“不,小恩才不是兵器,你是我很重要的——”

“是朋友 对吧?”古代兵器接了少女的话,但脸上却没有以往笑得自然

“Master,你明白这种感受吗?我不满足于朋友,我似乎想...与master建立更深的羁绊。”

“更深的羁绊?你是指...”少女似乎明白了眼前这位从者的感情,也知晓了对象,刚刚稍微消下去一些红晕,现在又涨红了起来

“说起来——”看着master的反应,一向不理解人类感情的兵器变得敏感起来,眼前年轻御主的表现,不正是也喜欢自己的回答嘛?为了琢磨人类的感情,恩奇都好歹也询问过了许多英灵,有了很多经验

总之,这里这么做一定没错

恩奇都走向御主,在光辉的照耀下,用睫毛微微盖住清澈透亮的眼眸,对这御主亲吻了下去

“亲吻的话,要吻嘴哦~”记得迦勒底一位买东西的天才曾这么说过,恩奇都也照做了

“哎哎哎??!!”看着御主迅速升温的脸,仿佛要蒸发了一样,恩奇都用深邃的眼睛看着她说

“以后的国际亲吻节,能只和我过嘛,master?”

旧剑:

怀着不知什么心情,一位年轻的御主在一扇门前踌躇着

“振作点啊立香!你可是要拯救人理的,怎么可以被这种小事击倒!”

所谓的小事,其实是去跟门后面的从者接吻,那位男性亚瑟王。

英俊绅士的旧剑一直是咕哒子爱慕的对象,此次这位御主不知从哪听来一个国际亲吻日,想抓住这次机会占点小便宜...不不不,是表白啦表白

可是...这种节是每年都有吧,要不要等我与他羁绊更进一步之后再说呢?

在房门前犹豫的御主,在终于决定等下一次机会后,房门被打开了——

这什么剧情啊...咕哒子心里想,不过既来之则安之,肉都熟了那有不吃的道理?

“Master?您在这里干什么?”

“啊,嗯...旧剑啊,你有没有听说过一种,额,那个,叫做...嗯,国际亲吻日的东西?”过度紧张使少女说话断断续续的,不过好在关键的事情说了出来

“嗯...是有这么一回事吧?Master是来——”

“求吻的。”下意识地说了出来,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话的年轻御主简直想脱光衣服到迦勒底外面的雪地裸奔

天哪,我刚刚为什么不直接走?!或者我说自己来布置任务的不行嘛?!此时的咕哒子感觉心如刀绞,对,心被绞肉机绞成渣了

“好啊,如果master希望的话。”眼前的王子大人出乎意料的淡定,眨了眨眼,俯下身子,脸在少女眼中好像放大了一百倍

啊啊,犯规啊,完全没办法招架嘛

最终骑士在红得冒泡的御主的脸上留下了深情的一吻,然后以一种庄严的语气说:

“也许这样有点贪心,但我希望能与master您亲吻的人,只有我。”

————————————————————

不嫌弃的话可以说说想写的从者,说不定我就写了(不你还得填坑)

【刺客伍六七/柒七】你是我唯一的光

*私设有,ooc不可免
*没什么华丽的文笔,请不要带脑子看
*可能是刀也可能是糖,看你理解吧

【1】
半夜,柒从一栋又一栋的砖瓦房上掠过,身手矫健的他很快到达了目的地,面对害怕地发颤的人,只是冷着脸抽出刀给上致命一击,哪怕对手有多大保护阵势,完成这份任务也并不需要太多时间。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但是情况不同。
柒在赶去目的地时,有听到微弱的呼吸声,即使不解为何一点脚步声都没有,但他还是选择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把刀架在了那人的脖子上。
柒出刀一向很迅速,快刀斩乱麻,大部分人在呻吟过后就倒下了,不过眼前这人,穿一袭白衣在夜间跟踪,在他出刀时还没意识到闪躲。
他冷笑,什么时候那些仇家会蠢到雇佣这样的人。
但,在剑出鞘的那瞬间,柒看清了那人的脸,这也是剑架脖子人未死的原因。
“你是谁?”柒暗着眼问。
一样的脸,无论从脸型,眼睛来说,这像的太过分了
“我。。大概是从未来来的你吧?眼前这个散发着痞气的人怂着肩,嘴角微微勾起地说,“你可以叫我,伍六七。”

【2】
很意外的,柒认识了一个从未来来的自己,并且,没人能随意伤害他。
伍六七没有实体,就像有意识的鬼魂,飘荡在人间,柒在尝试杀他后发现了,刀无法伤害他的身体,无法以血腥的方式贯穿他的内脏,那把剑仿佛只是举起来放在空气中,什么也没有发生。这个人,可能只是个幽灵。
没有办法触碰,也就没有办法约束。伍六七总是跟着柒,毫无理由,不过在行刺时伍六七只是站的远远的,看着柒与那些人缠斗掀起一阵又一阵染红了的风。
“你为什么跟着我?”柒在决定不理这个幽灵后,总是被他跟着,伍六七也并没有妨碍到他,柒只是疑惑,难道他就没有什么更重要的事可做吗,比如投胎重生之类的
“我没地方去嘛。”伍六七咧嘴笑着。柒也终于到了休息的时候,不再飞来飞去,停下来跟伍六七讲话。
“你是未来的我,你怎么来这里的?”凉凉的秋风吹过,希望能给这段对话添点乐趣。
“我也不清楚,不过我看这里是我以前生活过的地方 我就来找你啦。”伍六七回应,“反正我也不会妨碍你,我跟你聊聊天嘛。”眯着眼微笑着的伍六七,柒看的有点奇怪,自己会露出这种笑容。
“我以后怎么会成了你。”
“你什么意思啊?!”
其实柒是真的不信眼前这浑身痞气的人是他,不过柒确实不了解穿越这种事,如果真争起来,会显得自己很小孩子气,既然也没法阻止他,那他说什么便是什么吧。

【3】
伍六七跟在柒的身边,差不多三个月了,两人就好像朋友一样,柒把七看成一个独立的人,而不是自己的未来,七也像是个老友一样,有时能体会到此时柒的心情,像是老相识一般谈天说地。
准确地说,大部分都是七在自言自语,柒走在街上时不回七话,原因大概是只有柒能看见他,在别人面前跟空气聊天显得自己没智商。
但一般在没人的地方,柒会偶尔回应一下,两人已经习惯了对方,七到也没怎么埋怨。
柒更喜欢伍六七对他笑的时候,他自己是做不成这种表情的——有活力,瞳孔有生机,而不是死气沉沉的,像他那样不以物喜不为己悲。
伍六七笑起来,就像是阳光从树叶缝隙中照进柒的眼睛,将他心中为数不多的光明扩大,而七在讲话时就会笑,因此即使不回话柒也会瞥过眼去,然后注目前方,在心中刻画出七笑着的样子。
他不理解自己为什么感觉很充实,或许是他第一次允许别人靠他这么近,或也是第一次跟一个人形影不离。他都习惯了,习惯七的微笑,还有那抑制不住的,在心田中涌上来的暖流,他确实是,很少体会到这种感觉。
不知道七哪来这么多话跟柒说,但是他就是能飘在柒身边嘀咕一整天,包括对自己邻居的牢骚:“那个阿婆!她上次坑了我好多钱,碰瓷我!话说你是不是不知道碰瓷是什么啊。”或者是对自己的一些描写:“我也是个刺客,不过我没你那么厉害,能每天完成这么多任务赚这么多钱。”
而每当伍六七笑着对柒聊天时,柒的嘴角也不住有些上扬,在进行一些轻松的任务时,七还会打哈哈的说“这钱还能再坑多一点。”
对柒来说,伍六七好像是在悬崖低下闪烁的鬼火,让人不知所以,却又是在这深不见底的黑暗中,唯一能依靠的东西,即使他们都不能触碰,七与鬼火还有不同,他是温暖的,与冰冷无情的鬼魄完全不一样,这点柒十分确信。
不过,伍六七也并非完全无法触碰。
“靓仔啊,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是可以有实体的啊?”
“你可以被杀死啊。”
“靓仔你。。真会说笑啊。”伍六七虽然知道柒是百年难得一见在开玩笑,不过想起他一开始还想杀他来着,便觉得这时间段的自己好无情 ,“有时候我很想抓住你,然后就发现自己脚着地了,幸亏我每次飘的都不高,不然就摔死了。”
“那。。我想现在触碰你。”
伍六七照做了,柒拉住了他的手,是温暖的。
“不过,这个好像一天只能一次,而且一次差不多十分钟这样。”伍六七看他在拉住自己手后脸上尚存的欣喜,便抱住了这位自己,同时不忘解释道,“如果时间能长一点,真希望你能带我去吃点什么东西。”
“时间确实太少了。”柒并不纠结这是什么设定,毕竟他没什么好反驳的,“不过现在开始,还来得及。”
语音刚落,柒就朝着集市飞奔,七也就站在原地,他知道柒要干什么,而且从他的语气中,伍六七感觉柒刚刚被他抱的时候还挺开心的。
五分钟后,柒回来了,手上提着两袋食物,都是一些小甜点。伍六七坐下跟柒一起吃着,感觉心满意足。

【4】
柒想真心待七,他现在相信七是未来的自己了,尽管二人除了外表几乎没什么相像的地方。柒认为,七值得信任。
世事难料,那群对首席刺客席位蠢蠢欲动的家伙终于动手了,就在桥上,柒被包围。
按理来说,柒的武功让他们不足以致他于死地,但如果有人放暗箭,就不好说了。
柒在面对众多敌人时,自然没法敏锐地侦查到上山的人正瞄着他的头,等待时机出现一击毙命,不过,伍六七看得清楚。
刀刃上沾满了血,有些刺客因打斗的冲击力,身上的某一部分,或许是整只手臂,又或者是几根手指,飞到了桥下的河流中,河水被染成暗红色,到处散发着腥味。
寡不敌众,即使伍六七在旁边再怎么指挥,再怎么喊叫着柒的名字,还是挡不住从山腰冲出来的箭,七在大声提醒着柒,但敌方稍微压制住了柒一点,这箭便无处可躲。
伍六七咬咬牙,他,正好在箭道上,如果这箭中了,柒会被他们杀死——而七清楚怎么做可以挡下这一箭
看到空中那人身上插着一支箭倒下,箭贯穿了他的身子,柒的血液仿佛凝固了一般,瞳孔瞬间放大,握紧了手中的剑
不,不,从来没人这么关心过他,从来没人能让他感受到温暖,只有伍六七,只有他才曾使柒感受到阳光照在身上的舒适。那些只会添增黑暗的家伙,把他唯一的光扼杀了。
柒深处黑暗,无论是现实还是心理。
首席刺客呼吸加快,那群人明显感受到了柒突然的暴怒,看似毫无来由,却也实实在在地将他们的名字写在了死亡簿上。
柒不记得中间他是如何打斗的,但是他感觉很厌恶,很反胃,他从来没有感到这么疯狂,他快被折磨死了。他想一个个地把眼前那些人的眼睛挖出来,给他们每个人的脑袋上捅一个大洞,然后流血,直到他们体内不再流淌这血液为止。
柒在将敌人的头颅一个个地割下来后,筋疲力尽,在平常也不过是需要休息一下,但伍六七尸首散发的臭味,让他感到痛苦万分。除了愤怒柒还能感受到的就只有懊悔与疲惫了。
桥塔了,桥上的尸体被水冲走,连带柒一起。

【5】
“嘿,小伙子,醒醒啦!”鸡大宝将柒带回家,想把柒叫醒。
柒睁开眼睛,他仍能感受到青筋暴跳的愤怒,不过还多了身上的痛。
“你好多地方都骨折了啊,还有一些地方,刀印怎么那么深啊?”鸡大宝叹了口气,“我为了治你花了不少钱啊,我看你以后就留下来跟我赚钱好了。”
柒伤心了几个月,仿佛生锈的铁刃穿透他的心脏,这种痛,充斥着柒的全身,夜不能寐,日不可行。
最终,柒决定以伍六七的身份活下去。伍六七。。代替了柒死在了毒箭下,而柒,也应该为了伍六七而活下去。说起来巧,这里的人跟伍六七之前在聊天中提到的一模一样
“也许这就是伍六七他所生活的时期吧。。”柒手抓着胸口,每次想到伍六七,就抑制不住从心底喷涌而出的悲痛。不过柒通过七的话语中,了解到七那时是怎么生活的,这也让柒生活起来...能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才符合伍六七。
一年后,柒与岛上的很多人相识了,他全按照了伍六七提起的事来做,全按照伍六七的性格来说话行事,渐渐的,柒已经习惯这种生活了,只是他还是无法释怀伍六七的牺牲。“明明要死的应该是我...”柒的心中又填满了悔恨与悲伤。

【6】
“大宝,时空穿梭..是什么?”柒突然想起他还不知道伍六七是怎么穿越的。
“这是斯坦国的技术啊。”大宝推了一下墨镜,“听说斯坦国有台机器,用他可以穿越到过去。”
“是一个时间线到另一个时间线吗?”
“对,而且时间线之间会有一定的影响,比如一个人传回去给两天前的自己打了个招呼,如果那个过去的自己没有再传回去再给过去打个招呼,那么不管是哪个他都不会记得打招呼这件事。”
柒对这事感到惊讶,这便意味着,如果自己没有再去斯坦国进行时空穿梭,那么自己就再也不会记得有关伍六七的任何事。
不,他不想忘记伍六七,他到现在依旧记得七的笑容,尽管现在想起来只会引起自己的痛苦,但是柒一点也不想丢失任何有关伍六七的回忆。
那就,去斯坦国看看吧。
那台时空机器放在一个很大的科技馆中,柒不好进去,斯坦国的人很容易分别出那个是玄武国的人,而那又聚集了众多的斯坦国人。守卫严密,而且不知道内部还会有什么防盗系统。
没办法了,因为不想忘记伍六七,柒还是决定背水一战,直接杀进到那台机器前。
事情当然不会那么简单,柒养好的身体,又有多处骨折了。即使刺杀技术顶尖,能力拔萃,应对无数高科技发明的针对,无数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柒最终只能被动地挨打。
“玄武国的顶尖刺客,居然这么有勇无谋吗?”斯坦国的人嘲笑着说,“这可是我们的地盘,你搞清楚点。”
说着,有人操控机器人将柒拍到墙上。
“呵。”柒顶着头骨碎裂的疼痛,依靠斯坦人的进攻接近了科技馆。终于是来到了机器的跟前,但柒无论是手臂还是腿部,都已经无法抬起来了,最终只能昏迷在机器前。
梦醒,柒发现自己又回到了玄武国,不过太也发现,自己毫发无损,他猜疑是不是穿越成功了。当他看到屋顶上掠过的身影,他又肯定了自己的
猜疑,在心中默默回忆着伍六七的标准笑容,还有那些他曾聊过的内容,然后便幽幽地跟上了那个身影。
“你是谁?”
“我。。大概是从未来来的你吧。”柒笑着说,“你可以叫我,伍六七。”

今天跟水友开自定义
被杰克抱之后明明挣扎的圈满了
却还是没有放下来
怎么点也没用,点了一分钟还是没反应
脱离卡点也没用,最后我投降了这局才结束(没自摸了)
还好是自定义,不然要摔手机

『FGO』一觉醒来返老还童

·接上次的那个梗,如果懒得翻可以自己脑补

·欧欧西预警

·写的很奇怪,看不懂的话可以自己yy

——————————————————————————————

·高文

“啊啊,master现在的样子真可爱。”


“我不是小孩子啦。。。”


“嗯?”


“至少心智不是嘛。。。”咕哒子撅着嘴回答道。


这段时间由高文负责照顾咕哒子,高文自己挺开心的,咕哒子可就没那么神气开朗。


高文一直在夸咕哒子这个样子可爱,像个公主一样,并反复强调他一定会是守在公主身边的最忠心的骑士。


起初咕哒子听见这个少女心还一直扑通扑通地跳,只是表面上装的淡定。


现在她是真的淡定了。


早上在夸,吃饭在谈,晚上还叨叨。


咕哒子有点怀疑高文说的到底是不是真心话。


虽说不是真心话也没什么大碍。


“我亲爱的master?玩过家家吗?你是可爱的公主,而我是公主身边的骑士。”


“如果你夸我貌美如花我没准会考虑——”


看来高文是真把咕哒子当小孩了。


即使有点介意别人这么对待,但咕哒子还是挺想回顾一下小时候的游戏,毕竟公主骑士什么的。。。女孩子都会有些向往。


而咕哒子是非常向往,


当一个骑士。


“好好,我美丽的公主,您的骑士高文随时待命”


“噗哈”着笑出来,咕哒子摸了摸下巴,深思熟虑后说道,“我也想当骑士呢!”


“可以啊,那我们迦勒底就有两个勇敢的骑士了!!”


“不,强大的骑士只有一个哦?”咕哒子眯着眼,微微笑着说,“就让我一个骑士来守护公主吧?呐呐,高文卿,你会满足我的吧?”


于是后来,玛修第二天早晨来送早餐时,


看见了她亲爱的前辈正抱着一个穿着粉色蝴蝶结大号洋娃娃裙子的人熟睡着,高大的身躯与妆容十分违和,那人脸上浓浓的妆让玛修实在认不出来是哪位。


“前辈,高文先生呢?”


即使看起来像小孩子,心智还是咕哒子的话,就不要太迁就呢。


——————————————————————————————

·吉尔伽美什


“。。。。。。”


“。。。。。。”


气氛有点尴尬,俩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为了不让自己度过这样一句不说的一天,咕哒子决定要先开口


“那个。。。王——”


“杂修!谁允许你直视本王的!”


“啊。。。哦。。”


又低下头来,不过咕哒子刚刚好像看见了吉尔伽美什的耳根有点红,神情也有些异样。


八成是因为要照顾小孩子给气的。。。


不过脸色不太对劲,出于关心,咕哒子还是有骨气地抬起了头。


“那个。。。你,啊不,您、您是不是哪里不太舒服?”


这个房间就他们两人,再不说什么的话怕是要被闷死


“我。。。本王没事,你自己去看书吧!本王看着你就行!”


吉尔伽美什的语气有些尖锐,要是咕哒子真是个小孩的话,指不定就会“哇”的一声哭出来呢。


不晓得自己哪里做错的咕哒子,为了不让王更生气,想凑上去看看他的情况,咕哒子不是很清楚英灵会不会感冒,想着确认一下比较好。


但是从吉尔伽美什的角度来看,一个可爱漂亮的小丫头,有些笨拙地跑到自己身旁,伸出小手踮起脚想去碰他的额头,两只大大的眼睛盯着他。


真是。。。


“杂修!!”吉尔伽美什突然从凳子上站起来,“本王待不下去了!你叫其他人来照看你吧!”


看着王气冲冲地走出房门,咕哒子还是不太明白自己究竟干嘛了,他会那么生气。


真是个难懂的王啊。。


前夜


“达芬奇!你给本王喝了什么!”


“哎呀!这是我好不容易制作好的慢性-药吗?!你居然喝下去了!”


“怎么会——!!”


恼羞成怒的王快速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真希望自己没有贸然地喝下那瓶水


———————————————————————————————

还会写的,想看谁可以留言哦?不过请附上相处的脑洞,不然我会写得很奇怪的(你还真有脸)

没人的话说不定没动力写了呢。。。

『FGO』一觉醒来返老还童(0)

·很喜欢的一个梗,放假了写来看看

·欧欧西预警,十分放飞自我

·三年起步死刑


“前辈!前辈!”随着玛修的激烈摇晃,咕哒子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


“前辈你怎么样!有没有感觉不舒服!”看着玛修担心的眼神,咕哒子有些疑惑


“啊,我没事啊”


“前辈你没感觉吗?”


“嗯。。。感觉什么?”


说到这时,咕哒子下意识地看了眼自己的身体


“哇。。。这。。啊啊!!!”


咕哒子吓得跳了起来,当然,这是不可能的,玛修还在旁边呢


“玛。。。玛修,我、我是不是吃错了什么”


“前辈你也不清楚吗?前辈先穿好衣服,我马上去叫医生过来!!”


说着玛修就往外奔


咕哒子先是打量了自己一下——比寻常嫩白的皮肤,短了半截的头发,爬到镜子前,矮了许多的身体,眼睛却还是老样子


这是。。返老还童吗?


了不得了不得


在反复确认不是梦之后,咕哒子终于开始穿衣服了


迦勒底的衣服是可以随着穿着的人的体型而变化的,虽然不知道这是怎么研究出来的,不过咕哒子还是将比自己还大的睡衣换下,把内衣换成达芬奇亲给的可收缩背心 ,她可从来没穿过这玩意呢


过了一会,玛修,医生,还有从者们都纷纷挤到咕哒子面前


“玛修。。怎么那么多的。。”


咕哒子被这么多从者盯着看很不好意思,虽然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他们听说前辈变小了。。。就想来看看。。。我没办法拒绝”


“哇~master小小的真可爱~~”清姬冲向前抱住了咕哒子


这并不是一个很温柔的拥抱,差些年幼的咕哒子就要被勒断气了


其实也没那么严重


“清姬小姐!!请放开前辈!”


看见咕哒子的脸色在清姬怀里不太好,其他从者也涌了上来


毕竟变小的咕哒子,大部分从者很想抱抱看


咕哒子脸色不好的话,更不能让清姬抱着了


在一场混乱之后,医生总算可以好好地讲一下现在的情况了


“我测了一下咕哒子的身体情况,除了被外形大小所影响的数值,其他一切正常。而咕哒子现在的情况,我单方面认为是返老还童,目前的解决方法——”


“这真的是前辈小时候吗??好可爱!!”玛修突然很大声地赞叹道,在意识到自己打断别人说话的无力和处境的尴尬后,玛修只是干咳了几声


“——目前了解到,这种情况是一种很罕见的病,不过这种效果过三天就好了,现在也没有加速恢复的药,这几天就先让咕哒子好好休息一下吧”


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罗曼冷静的告诉了大家目前的情况,玛修十分感谢他的这种做法


“好的,我会负责好好安排前辈这几天的作息”作为陪伴咕哒子最久的从者,说出这番话倒也没人反对


---------------------------------------------------------------------------

先屯着,后面会以这个为前提把一些cp写出来的

授权图见后
自己不懂开车只能租车了
瑟瑟发抖
微博:
http://m.weibo.cn/5518640645/4065984879474047

『阴阳师』姑姑的新年礼物

无cp向
注意避雷
迟来的新年姑姑皮肤的贺文
现在才想起来我的文笔✘
ooc你自个瞧
『』是妖狐内心的波动
——————————————
自从妖狐来到了这寮

就感受到了这寮里散发着咸鱼的味道

嗯,是的

这寮很破

这寮的阿爸也很破

这阿爸附近的人也很破

妖狐一靠近他就闻到了浓浓的咸鱼味

抛开他身边的ssr

“这货不是咱水军大都督嘛!”

『呵呵』

这是妖狐想对晴明说的

这货真的很会划水摸鱼

真的很会
——————————————
“崽啊,你看阿爸又召唤出了小姐姐”

“崽啊你看是sr啊”

“崽啊...”

“...别烦小生行不?”妖狐把晴明从身上扒开,“你可以去找天邪4F”

“可是崽...”

“小生想当一只风雅狐”

“为了当风雅狐你就丢下阿爸不管啦...”晴明含着泪

真是煞有介事

『你他娘就为了这些破事半夜三点多拉小生到院长里吹风?』

“你脑子秀逗了吧”

“不是崽...你听我讲完...”

妖狐放下了手中的扇子,真的,是突突,还是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没人敢赌

况且晴明现在还是条屁用都没用的咸鱼,整天待在家里划水

升御灵的狗粮经式神们商量全给神乐了

这阿爸是真辣鸡

“那你快说,小生还要睡觉”

“阿爸打出了鸟皮啊!”

“爸啊你再瞎BB我可真控几不住我几己了”

“不不不,崽我没瞎BB”那晴明随即换上了一脸淫荡(不)骄傲的样子,“你看啊崽,鸟皮啊!!!!”

阿爸你很棒哦

真的很棒哦

“哦哦哦哦!是真的啊!”

妖狐随即把那套衣服从晴明手中抢来,小心翼翼地抱着

“好漂亮啊...你说对吧崽”

“嗯,小生觉得姑姑要是穿上了一定很美”

“对啊,不枉...”

晴明在妖狐面前恍惚了一下,倒地睡着了

“辛苦了..”

妖狐抬头从门口那望着

这里能看到从门口进来的酒吞茨木,座敷和萤草,还有狗子

大家身上全带着伤呢

虽然妖狐很心疼他们,但是他觉得大家心里都是暖暖的

“辛苦了大家...小生认为姑姑一定会很开心的”

妖狐嘀咕着,给阿爸盖上了被子

『这里恕小生直言』

『要不是晴明这辣鸡死给小生抱不起』

『小生一定会让他在外边吹一晚风的』

————————次日————————
“阿爸你确定衣服放好了嘛?”

“嗯崽,一切安排妥当”

“要不你别笑了...这黑,看到两排白牙小生怕...”

晴明到也是不介意,毕竟脸黑啥的倒也不假

要知道寮里唯仨的ssr都是神乐抽出来的

ssr跟这辣鸡阴阳师屁关系都没用

“阿爸脸黑阿爸承认,阿爸虽然黑,但阿爸能反光”

呵呵

真的只能呵呵了

“唉唉,姑姑来了,准备好准备好”

“噢噢”

姑获鸟抬起翅膀,似乎准备找寮里的式神们

“姑姑!”妖狐挥着手

“唉,你见到其他式神了嘛?”

“啊,他们..”妖狐颤抖着,“他们去做美甲了”

『这狗日的阿爸什么鬼台词啊?!』

『这他娘谁会信啊』

『你*个*的晴明』

『小生是谁』

『小生在哪』

“喔,这样啊,怪不得孩子们都不在”

『woc?这瞎扯的那么明显都看不出来呀姑姑,小生为你担忧一秒钟』

“那什么,姑姑啊,阿爸好像找你有事,你去阿爸房间看看吧”

“好的,我这就去”

『呼呼,终于踏马松口气了』

——————————————
姑姑是寮里第一天就来到的式神

她带起了很多妖

帮大家升级

帮大家许多事情

保护着大家

关心着大家

但是却一直没能好好回报她

只能让她越来越强

然后继续保护大家

这次出了个活动

有姑姑的皮肤

绝对要好好犒劳姑姑

以上,就是晴明对众式神说的话

没有人反对

很多妖都默默地在打

全部都希望能稍微对姑姑有点回报

即使是妖狐这种游手好闲的,也对这次活动十分重视

这大概

就是大家在心中对刚刚的愧疚吧

明明那么辛苦

却任劳任怨

永远都那么关心我们

——————————————
“晴明大人!”

“啊,姑姑啊”

一人一妖在晴明房间门口站着

晴明说“姑姑,辛苦你了”

“晴明?”

“姑姑请进去吧”

姑获鸟推开门

寮里的一部分式神在里面

全部都贴着包扎伤口的绷带

为姑姑送上了新年礼物

end.

『阴阳师』寮中日记-3(妖狐篇)

日记啥的我又不写
就来作个死
摸鱼专用
短小向√
ooc
cp有:晴博 狗崽
注意避雷
——————————————
平安时期  1月10日

  小生叫妖狐,小生不得不吐槽一下这个土里土气的开头,要不是阿爸叫我们开头必须写“我叫XXX”,以小生的文采肯定会把开头写得惊天动地鬼斧神工见者流泪闻者伤心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

  咳咳,小生是个正经狐

  不知道咋滴小生被召唤到了一个基佬寮,这里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浓浓的基味

  当小生靠近阿爸时,小生就知道

  这他娘是个死给

  于是小生在隔壁博雅家里倒苦水时,博雅居然说了一声

  “憋着”

  看到小生发黑的脸,他又很好心得补了一句

  “憋不了你可以去自杀”

  小生的脸又黑了一半

  回来的时候,阿爸一脸担心地看着小生,虽然从他那黑得发亮的脸上看不出来什么,但阿爸还是很关心小生的,很洋气地问了我一句

  “How are you?”

  “I'm fine.”
     Fuck you

  但小生发现最近阿爸的脸好像漂白过一样,和一起一对比简直就是黑巧克力和一坨屎一样的区别!

  这把小生吓得当场和萤草小姐姐一起把阿爸怼死了

  不怕,家里有桃花

  总之阿爸一脸吃精地抱出来一只ssr大天狗

  长得还蛮好看,正当小生想仔细端详一下这只天狗的脸,阿爸就叫神乐小姐姐过来房里商讨怎么养这只ssr了

  别问小生怎么知道他俩要干嘛

  小生没有去偷听

  就算偷听了也没有听完!小生听到一半就睡着了,别问小生怎么知道那段时间是一半的!

  总之呢,阿爸就把这只大天狗给小生照顾了,小生依稀记得神乐和阿爸在房里说什么“cp”啊“交配”啊“攻受”啊这些词

  小生是只纯洁狐,怎么可能听得懂这种污秽下流的词语呢?

  不过在阿爸的威逼利诱下小生还是乖乖地带孩子去了

  不过是带孩子嘛,随便找个结界把他丢那不就得了?虽然每天回来看到他一脸鄙视地样子小生心里还是有点愧疚的

  所以第二天小生就叫阿爸多放几个小姐姐上去了

  啊!多么伟大的父爱!

  小生都被自己给感动到了

  没几天大天狗就头上五个勾身上四针女脚下踩着一堆N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小生好像有点喜欢上狗子

  的脸了

  “哎嘿颜值真高啊狗子,给小生摸摸”

  “...汝请不要唤我为狗子”

  “唉狗子别害羞嘛”

  “风袭起步”
      最高那啥

  然后狗子还是给小生摸了一下,感觉还不错???

  第二天他穿上了觉醒的衣服

  恕小生直言

  狗子你像个80岁的老爷爷

  还有件事不得不提

  就是晴明每天半夜偷偷出去找隔壁博雅

  说起这个小生就不想承认他是小生阿爸

  妈个鸡,每天晚上吵得小生不得安宁

  不过最近好多了

  自从萤草去找阿爸谈人生后

  小生感觉整个夜晚都清净了

  就除了附近有时会传来稀稀疏疏的呻吟声

  大家都懂的,小生就不说了

  不过较比之前确实好了许多

  草爸威武!草爸千秋万代,一妖单体春秋五霸战国七雄!

  其实小生想写一个比较洋气的结尾,但是

  小生可是水军大都督

『阴阳师』寮中日记-2(神乐篇)

日记啥的我又不写orz
就来作个死
摸鱼专用
短小路线√
cp有:狗崽 晴博
ooc你猜有没有?
——————————————
平安时期 1月6日
  我是神乐,其实当初晴明叫我写日记的时候我是拒绝的,不是说好的式神写吗?而且你不能叫我写我就写,这样子观众老爷们就会说我水,说我水我就不想写,不想写观众就会把我浸猪笼,唉,这究竟是那啥的泯灭,还是那啥的扭曲

  咳咳,回到正题,我偷偷叫我的鱼去调查了一下为什么晴明要叫我写日记

  结果发现是博雅想看我的日记

  好吧,冷冷的狗粮在脸上乱啪

  我把这日记写完后我就拿去烧

  我是一个比较喜欢cp的阴阳师

  嗯,灰常喜欢

  cp最伟大,产粮的太太都是天使

  咱寮是个非洲寮,也就前几天来的大天狗给我们这寮打了点高光

  不是我蒙你们,要是在熄灯的晚上,你们可能看不到晴明的脸

  不过现在好多了,晴明在隔壁博雅那混久了吸了点欧气

  回来就一发入魂

  不过我到没那么兴奋

  不就是ssr嘛,又不是狗粮

  然后在我去隔壁博雅家听青行灯讲故事时,偶然发现了“狗崽”这对cp

  俩人颜值都挺高的,貌似还不错?

  正好家里有一只专门摸鱼的五星妖狐

  晾着也是晾着,不如搞事情

  于是我就让晴明给他俩搞上了

  话说晚上那一声声娇喘简直听得我老脸一红

不不不我在讲什么

  哦对了,最近在打鸟皮,姑姑也在忙这事,似乎不太愿意让咱们自己刷?

  反正晴明说了好久都拗不过姑姑,就带她去了

  啧,真是个辣鸡阿爸

  不过离活动结束只有三天了,不知道来不来的及

  看晴明脸是辣么的黑,我看有点悬

  今天晚上晴明又偷偷去找博雅了

  你们两个扰民啊

  但是如果生了就很棒咯
  滑稽.jpg